住在“网红公寓”简直太苦恼了!

  • 西北网
  • 2021-03-16 16:04:48
分享到:
  • 收藏

这两年,直播行业风生水起,他们给大众娱乐、日常消遣带来新活力的同时,也带来了深夜噪声扰民、新邻里关系等不少社会问题。12345热线大数据显示,今年1月至今,有关直播扰民的投诉超过了一百件。这些问题应当引起社会及相关部门的关注并治理。

半夜饱受直播吵闹困扰

“边唱边说,吵死人了!”唐女士租住在通州区保利大都汇公寓,她向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讲述了前不久自己的一段经历。

因为公寓紧邻地铁站,周边有便利店和餐厅等配套设施,还有管家式的服务,从2018年底开始,保利大都汇慢慢聚集了不少从事网络直播的年轻人,他们有直播带货的、有唱歌跳舞的,还有展示才艺的,保守估计约有二三十名网络主播,网上也有人把这里称作“网红公寓”。

唐女士家楼上就住着一位网络主播,每天深夜11点,这位主播都会准时“嗨起来”,直播唱歌,大声说话,甚至要直播到凌晨四五点钟才结束。“房子隔音不好,我能清楚地听到他唱的每一句歌词。”

“和普通的居民楼相比,这种loft公寓下层是客厅,上层是卧室,站在床上头顶都能挨着房顶,楼上走路、跺脚的声音就在耳朵边响。”保利大都汇物业负责人李先生说,他和同事也曾去住户家里现场听过,楼上住户的宠物走来走去,爪子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。

唐女士多次上门和该主播沟通,但收效甚微。无奈,她投诉到了12345热线。属地管理单位新华街道绿地保利工作站“接诉即办”。工作人员先后约谈了该主播和房东,并提出了解决方案。

在房东的配合下,原本计划为唐女士换一个房间,让她远离该主播。但唐女士不同意这一建议,认为错不在自己,她不想搬家。经过多方协调,该主播终于答应搬家。

“并不是说我非要挤走这位主播邻居,但直播带给我的影响,实在是太大了。”唐女士说,她时也喜欢看直播,不少拥有百万粉丝的主播都能在零点前下播,说明直播并不一定非要在深夜进行,此外,大喊大叫、肆意疯闹也不是“圈粉”的必需,健康、阳光、正能量的直播内容,才更见主播的功力。

治顽疾不能仅仅靠巡查

“唐女士只是我们接到居民投诉件中的一件,在这一片写字楼和公寓集中的区域,确实多次出现过深夜直播扰民的现象。”街道驻小区工作站刘洪娟站长所说的公寓位于通州区北关商务区,由保利大都汇、绿地中央城、新光大中心和侨商中心四座公寓组成。这里的楼宇都非常新,入住的也多以年轻人为主。在衡邻里关系、解决直播扰民的过程中,街道驻小区工作站、属地派出所以及物业都做了大量的工作。扰民的问题虽然有所改善,但现象如何不反弹、效果怎样长期坚持下去,是社区管理者们面临的问题。

15日晚,记者跟随巡逻的保安员,走进保利大都汇公寓的其中一层楼,过道两侧可见一扇扇带着密码门锁的房间。走了一圈,记者注意到,楼道里没有明显的直播噪声。保安班长孙青刚解释道,经过之前的大量劝说工作,扰民的现象已经好多了,但偶尔还是会有。

不久前的一天晚上,一名住在高层的租户投诉称,楼上有人唱歌很吵人,租户和对方沟通了数次都没效果。孙青刚带着几名保安前去敲门,他们还没走到门口,就听到唱歌声传了出来。孙青刚敲门敲了半小时,住户才开门。开门的年轻女孩戴着一副大耳机,满不在乎地说她正在直播,戴着耳机听不见敲门声。

在随后的一个多小时里,又有业主投诉这名主播扰民。保安员一共去了三趟,也没有劝住这位“任”的主播,对方还表现得非常不耐烦。不得已,投诉人拨打了报警电话,深夜12点多,民警赶到现场调解,才终于制止了扰民。

“我们也遇到过敲不开门的情况,有些主播把邻居和保安的提醒不当回事,根本不予理会。”孙青刚说,为了治理公寓“顽疾”,今年以来,物业每晚都要派巡逻的保安逐层巡查,对屋内大声喧哗、唱歌、跳舞的情况,要予以及时提醒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搞直播的住户都会扰民,有一次巡视中,他们在过道里听到有一名住户在房间里做直播,唱歌声非常大,于是保安敲开了门,主播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对,并不停地道歉,后来果真就没再接到投诉。“小区环境、邻里关系,这些不是说光靠我们巡查就能彻底解决的,关键还得靠自觉。”(记者 杨晓斌)

分享到:

  • 至少输入5个字符
  • 表情